欢迎访问中国电子企业协会!

会员注册 | 会员登录
【最新动态】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  > 正文

陈满疑被骗百万 跟拍摄影师曾提醒他别上当(图

2016-08-24 10:19

2016年2月2日,四川省绵竹市,说起自己这些年的申冤路,陈满哭泣起来。当年2月1日,因杀人被判入狱23年的陈满无罪释放。图/视觉中国

  2016年2月2日,四川省绵竹市,说起自己这些年的申冤路,陈满哭泣起来。当年2月1日,因杀人被判入狱23年的陈满无罪释放。图/视觉中国

  坐了23年冤狱的四川人陈满近日再度引发关注。他疑陷入维卡币骗局,重新回归公众视野。

  陈满因涉嫌故意杀人与纵火入狱23年,去年,浙江省高院再审此案,改判陈满无罪释放。随后,陈满获得国家赔偿金275万元。

  陈满疑陷投资骗局

 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,陈满在位于成都三圣乡的“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投资100多万元。而目前,该公司已人去楼空。

  昨日,网上还曝光一段视频,显示在2016年12月8日,有销售人员给陈满讲解维卡币投资项目。视频中,陈满自曝推销员只讲了1个多小时,他就投资了40多万元。

  家人:拍摄者知情不报

  昨日有媒体报道,陈满的大哥陈忆说,有个微信群,有律师、有拍纪录片的人,在3个月前就知道陈满被骗40多万元,但没有一个人把这个信息告诉我们亲人,“我不知道这些人出于什么目的,如果那个时候陈满就被拉住,肯定不会陷入这么深。”

  曾帮助过陈满的教授徐昕称,拍摄者明明去年就看到陈满被骗,还有律师、导演等人士早就知情,也不及时阻止,为什么要看着陈满往火坑里跳?

  另外,陈满此前的代理律师王万琼也质疑拍摄者跟拍陈满被骗,但未提醒。

  昨日,陈满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陈满的大哥陈忆说,目前投资的事情没有进展,家人也联系不上陈满。

  “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累心。”对于陈满疑被骗的经历,王万琼表示,她也是2月24日才知道此事,因为担忧才发了朋友圈。“事已至此,我该说该做的都做了,他是成年人,怎么做都取决于他。”

  昨日,新京报记者对话处于舆论漩涡的摄影师周强。他是一位纪录片独立摄影师,也是“陈满救助方案”微信群群主。他向记者还原了陈满涉嫌被骗的过程以及他被质疑的做法。

  “第一次跟拍就提醒陈满别上当”

  新京报:你最开始是怎么知道陈满进入到疑似传销的?

  周强:我从陈满出狱那一年开始,一直在拍他,想做个专题片,断断续续拍了近一年。2016年11月21日晚上,陈满给我打电话,他说他现在事业有一个新的起步,明天要去一个公司洽谈业务,要做投资,问我要不要去记录一下。

  新京报:他为什么叫你一块去?

  周强:我是他长期跟拍摄影师,原来就跟他说过,不管有什么事,有什么进展,只要我在成都,他都和我联系。我一听这刚好是他的一个新动态,就想去了。

  新京报:当天陈满去投资公司做了什么?

  周强:我们当天去成都三圣乡那家公司,是在一栋白色的小洋楼里面,公司外面也没有任何牌子,里面就是有一块“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的牌子。他们随后洽谈业务,对方知道我是摄影师,但也没说不要拍。

  我坐在旁边听他们聊维卡币,就在网上检索。我检索到广东省打击维卡币犯罪团伙的新闻,但当时我没有干扰他,就让他们去聊。大概在那儿待了两三个小时。看得出来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谈,也很熟了。

  新京报:你后来提醒过他吗?

  周强:回来路上,我就给陈满说这个维卡币网上很多负面报道,还把手机给他看,结果他回答我,你只看那些坏消息,没有看到那些好的消息。他说有前期调研,不用担心。我又劝了几次,他反而说我没有长远的眼光,所以我不能发财。

  “真的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”

  新京报:陈满告诉过家人关于他的投资吗?

  周强:陈满说没告诉。他说他家人包括他大哥都不知道。我还责问他这么大的投资都不告诉家人,他就说家里那些人,没有商业头脑,跟他们说也是白说,索性不说。

  新京报:陈满投了多少钱?

  周强:陈满总共投了100多万。他说看到账号里面每天都在涨。

  新京报:除你之外,当时还有人知道陈满投资吗?

  周强:陈满的另外一个朋友,一个纪录片导演,姓李,跟我说这个公司可能是骗子公司。他说陈满去搞这个投资,肯定已经上当受骗了,但是劝了他无数次,聊通宵都劝他,都没有用。陈满还向李老师明确地表达不要告诉他的亲人,否则这个事情他就做不了了。

  新京报:你们后来为何要建救助陈满的微信群?

p>